智能科技的世代革命

你是用鑰匙開門,還是密碼鎖?可以想像,電影情節中的指紋辨識、人臉辨識將成為回家開門的方式嗎?或者,早上起床,只要講一句話,智慧家庭的控制設備會幫你打點好起床後的事,只要刷牙洗臉穿好衣服,就可以出門去拿電腦自動幫你預訂的早餐?

20年後人類將會面臨很大的改變,甚至會有機器人來協助日常生活,這些機器人不一定具備人的外型,而是透過記錄生活週期的歷史軌跡和行為,不斷學習、累積並具備判斷能力的智能科技。因此,當你的工作符合可被預期的例行程序,相對被科技取代的可能性便愈高,如煎牛排、客服或資料蒐集等,雖然人會有自己的判斷,但固定行為模式的工作將會被取代,掃地機器人便是一例。

智能翻轉產業
高科技公司以機器人替代人力的「關燈工廠」,雖然尚未完全取代人力,但20年後將會有非常高比例的企業採用工業機器人。不僅工廠如此,現今理財、客服或醫療體系都已發展出可取代人力的智能系統。

IBM的華生電腦可以做初期的癌症判斷,感冒、流鼻水等也能由電腦初步釐清症狀,但我們仍需要醫生做最後的綜合判斷,並與病人解釋病情、說明治療方式等。因此,某些工作可以靠智能設備完成,但機器沒辦法做到的事,就是人可以發揮的空間。當80%的工作被機器取代時,人可以做的事是更高階的工作,所以人們應升級自己,培養與機器合作的關鍵能力。

萬一出現大量人力被智能科技取代,失業問題將會造成嚴重的經濟問題。政府雖有失業救濟金,但當社會多數人都沒有工作時,人們會沒有安全感,而且沒有收入就沒辦法繳稅、消費,不但企業獲利大受影響,政府也會因個人和公司的雙重稅收銳減,沒有財源進行建設,國力逐漸衰退。因此,教育體系應設法培養學生具備更強的思考和邏輯能力,來面對未來職場的挑戰。

必學智能溝通
近年來,美國、英國甚至愛沙尼亞等國,積極在小學階段加強程式教育,是因為10、20年後,這群孩子所面對的社會形式和現代截然不同,必須盡快讓他們學習未來所需的知識。

程式設計教育不一定是寫程式,而是學習一種運算上的邏輯思維,教導學生透過工具與電腦、智能科技溝通,告訴電腦要做什麼事,如同與美國人溝通得學英文一樣,能掌握語言才會有好的互動,而程式就是我們跟電腦溝通的語言。

其實,電腦只做三件事情:流程、判斷和循環。例如,起床、廁所、刷牙洗臉,這些例行步驟是流程;吃什麼,要不要吃飽些是選擇性判斷;沒吃飽要找其他愛吃的續攤是循環。自106年起,我們將逐步調整全校性資訊基礎課程教學內容,教導大一新生透過繪製流程圖來理解邏輯判斷,並善用免費資訊工具,學會與電腦溝通,全面強化同學們的資訊與程式邏輯思維能力。

資訊專業的同學必須有更強的程式邏輯訓練,因此靜宜跳脫他校的教學模式,以9週為一循環的階梯翻轉學習方式,將一學年的課程分為四階段,同學們必須通過第一階段後才能修習第二階段的課程。唯有每位同學都跟上各階段的進度,才能確認同學們都具備一定程度的資訊力,日後學習深入的課程也會更加得心應手,在面對未來可能的變化中,更能取得較其他人優勢的位置。

能力升級  再創未來
當新技術改變人類生活形態時,可能會產生新的商機,或者衍生出其他機會,但仍無可避免必須與機器共同合作,尤其機器比較死板,遇到人們比較深層的需求,或是美感、倫理議題時,更需要有監督機器行為的人來處理。例如,砌牆的勞力作業可用機器,但需要老師傅的經驗才能砌出最完美的牆面。

人可貴之處是人有感情、創意等機器沒辦法取代的部分,所以靜宜推動跨領域學習,便是鼓勵同學們勇敢跨出現有的學科專業的範疇,多嘗試學習創新事物,給自己更多的機會。

有線電視發展至今不過20多年,轉眼已逐漸被網路取代。科技進展的速度已超越想像,每個人都應該對未來的狀況有更多的認識,並且找出自己的特質和保有持續學習的彈性,才能趕上智能科技的腳步。

文 / 資訊學院 王孝熙院長   採訪整理 / 鄭曉芬